设为首页  |  联系我们
吴楚简介
吴楚律师
资讯信息
社会责任
法律法规
联系吴楚
 0555-4312184
 0555-4312184
 zhguangxian@vip.sina.com
 含山县人民法院西侧
当前位置:首页 > 典型案例 >

论受贿罪客观方面的认定及立法完善

分享到:
【字体: 】 发布日期:2015-01-07 09:54:34  点击次数:1306

论受贿罪客观方面的认定及立法完善

                                安徽吴楚律师事务所  张小燕律师


内容摘要:受贿罪的犯罪构成诸要件中,其客观方面居于中心地位,是受贿罪的本质特征,因此对受贿罪的客观方面进行研究,对于我们正确认定受贿罪,区别受贿罪与其他犯罪具有重要意义,受贿罪在客观方面表现为行为人利用职务上的便利,索取他人财物的行为或者非法收受他人财物,为他人谋取利益的行为,本文根据刑法的规定并结合实例,从受贿罪的客观方面认定以及立法完善两方面对受贿罪作了较全面的阐述。

关键词:受贿 客观 完善

一、受贿罪客观方面认定中的问题

(一)、从利用职务上的便利认定受贿罪的本质特征是权与利

的不法交易性,利用职务上的便利的理解,应结合受贿罪的这一本质特征展开,即受贿人所具有的职务上的便利能够在不法交易中换利,因此,受贿人的职务行为势必与行贿人的利益之间有某种制约关系,即可以制约行贿人的利益。基于对职务的广义理解以及近年来司法解释相关规定,对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形式应涵括以下六种情况:

1利用本人直接主管、经办和参与某种具体公共事务的职权。

通常是指利用国家工作人员职权、职务范围内的权力。任何国家

工作人员都拥有一定的职权,可能经办或者参与管理一定的公共事务,可以接受请托人的请托作出一定的职务行为或者不作出本应作出的职务行为,从而为请托人谋取利益并索取或者收受财物。

2滥用职权所产生的便利条件。 

通常是指行为人以自己的合法职务为基础,超越职权违法为请托人谋利益。行为人滥用职权的行为当然不是行为人的法定职权,相反,本身可能是无权甚至是禁止实施的行为,是职务上的非法行为,比如犯罪嫌疑人亲属向承办具体案件的警官行贿,要求透露案件侦查的情况,该警官收受贿赂后,透露了案件的侦查进展以及证据情况。该警官泄露侦查秘密是法律所禁止实施的,但其行为仍属于利用职务上的便利。滥用职权的行为之所以被认为是利用职务上的便利的行为:一是行为人滥用行为与合法职务密切相关,以合法职务为基础,没有合法职务也就没有职务可被滥用。二是行为人滥用职务的行为与原职务行为有联系。例如,警官泄露案情秘密,与该警官因职务行为接触案情有联系。如果行为人并没有因职务接触案情,却根据道听途说向请托人泄露所谓案情,收受请托人财物的,不能认定为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三是行为人的职务滥用行为,本身也是对其合法职务的背叛。  

3、利用自己分管、主管的下属国家工作人员的职权。 

通常是指利用国家工作人员的领导权、指挥权,即处于领导地位的国家工作人员在其主管、分管的业务范围内,具有一定领导权和指挥权,可以命令、指使下属、下级国家工作人员作出一定的职务行为,或者命令、指使下属、下级国家工作人员不作出本应作出的一定职务行为,为请托人谋利益,而索取或收受请托人财物。

4、利用不属自己分管的下级部门国家工作人员的职权。 

行为人不是直接利用本人的职权为他人谋利益,而是利用自己处于领导、监督的地位,将本人的职权和地位作用于他人的职权或职务,通过他人的职权或职务为他人谋利益。最典型的是通过命令、指示、指挥等方式,利用与自己没有直接分管隶属关系的下级国家工作人员职务上的行为,为请托人谋利益。仅就形式而言,行为人不分管某下级部门,其职权与请托人的利益之间表现为间接的制约关系,行为人利用的仅仅是自己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但从实质上看,这仍然是一种直接利用职务上的便利的受贿。

5、利用自己居于上级领导机关的地位而形成的对下级部门的制约力。 

行为人系上级领导机关的工作人员,其特殊的地位决定了他对该领导机关辖区范围内的下级部门及其工作人员有一定的制约关系,行为人利用这样的制约关系为请托人谋利益例如,省教育厅的处长,接受他人请托,要求设立在该省的某大学校长将请托人的孩子招收入校,市委领导的秘书,接受请托人的请托,要求市属单位将基建工程发包给请托人承建。

6、利用自己居于监管地位所形成的对被监管对象(非国家工作人员)的制约力。 

具有监管职责的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自己居于监管地位形成的对被监管对象(非国家工作人员)的制约力,通过被监管对象为请托人谋利益。例如,甲是市安监局的科长,负责某重点基建工程的安全监督。甲接受乙的请托后,与承包基建工程的某工程公司总经理丙商量,将该工程的土方业务转包给了乙,乙送给甲10万元。那么甲是否利用了职务上的便利?笔者认为,甲的监管职务对丙有直接的制约力,这足以影响到丙单位的利益,从而促使丙按照甲的要求为乙谋利益,这与居于上级领导地位的国家工作人员通过下级国家工作人员为请托人谋利益的情况是同样性质,只不过被利用的对象不是国家工作人员罢了。  

(二)“索取”贿赂是否要求必须为他人谋利益
索取或收受是刑法规定的受贿罪的两种行为。所谓“索取”就是

主动索要并收取,索取体现了受贿人行为的主动性。刑法第385条规定,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索取他人财物的,或者非法收受他人财物的,为他人谋取利益的,是受贿罪。根据这一规定对索取他人财物的行为,是否还要求必须为他人谋利益呢?对此在理论界和司法界都有不同的观点。大多数认为索取他人财物者,立法规定不要求必须为他人谋利益,即构成受贿罪。因为,索取贿赂行为本身已经具备了较大的社会危害性,是一种情节恶劣的受贿行为,应该予以较严厉的处罚。同时,索取贿赂的行为往往是利用被索取人有利于行为人,或者行为人利用职权使被索取人以某些正当利益不能获得,被索取人只是在行为人索取贿赂后,得到本应该属于自己的合法利益,所以,不存在行为人索贿后为他人谋利益的问题。
从立法原意上讲,多数人的观点是恰当的,但是若从法理上讲在立法中把为他人谋利排除在索贿的构成要件之外是不科学的。这是因为:首先,索贿和受贿都是受贿罪的客观表现形式,就其本质而言,都是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本人谋取私利。因而其本质特点仍是以权换利。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才把收受的财物称为贿赂。索取他人财物,不以为他人谋利益为条件,就违背了受贿罪以权钱交易的本质特征。其次,从索贿者与被索贿者的关系看,在索贿的情况下,被索贿者虽然都是在索贿方的要求、胁迫下支付财物的,但被索者那是有所请求,为了谋取更大利益而忍痛割爱的。被索方也是明知借口索要,虽心有抵触,仍顺水推舟,表面上是被迫,实质上仍是自愿的。从索贿者方面来看,索贿者之所以能够索取他人贿赂,是因为索贿者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以不为他人谋利相威胁。当对方交付或许诺交付贿赂后,索贿者才会满足其谋利的要求。如果索取者仅是利用权势和威胁,而不是利用职务之便为他人谋利而攫取他人财物的,则只能构成敲诈勒索罪。司法实践表明,索贿人与被索贿人之间之所以能够达成协议,关键仍在于索贿人能为被索贿人谋取利益。如果把为他人谋取利益排除在索贿的构成要件以外,就成了一种纯粹的非法占有关系,就难以和诈骗罪、敲诈勒索罪划清界限。再次,把为他人谋取利益排除在索贿的构成要件之外,有悖于犯罪构成理论,导致法条的前后矛盾。刑法第163条规定的公司、企业人员受贿罪中,对索取他人财物的,和非法收受他人财物一样,要求为他人谋取利益。刑法第387条规定的单位受贿罪中对索取他人财物的也是要求必须为他人谋取利益。按照犯罪构成理论,公司、企业人员索贿和国家工作人员索贿除身份不同外,其他要件都是相同的。单位索贿和国家工作人员个人索贿,除在主体、受贿数额有所不同外其他主客观要件是相同的,在刑法典中把为他人谋利益仅仅作为公司、企业人员索贿的构成要件而排除于国家工作人员索贿的构成要件之外,这就和刑法第163条第3款规定的国有公司、企业小从事公务的人员和国有公司、企业委派到非国有公司、企业从事公务的人员有前两款行为的,依照本法第385条、第386条的规定定罪处罚,前后条文相矛盾。这既有悖于犯罪构成理论,又违背了法律条文应前后一致不冲突的立法原理。
为他人谋利益作为索贿行为的必要条件,是否就不利于对索贿行为的惩处呢?我们认为关键是在于对为他人谋利益这一要件性质的理解,(下面将论之)如果将其作为主观要件,也同样达到对索贿行为的认定和惩处。
  (三)、如何理解和认定为他人谋取利益
  实践中,在认定受贿罪时,受贿人是否为他人谋取利益,要正确地解决这个问题也并不容易。有的案件就因此几经周折,长拖不决,在社会上造成不良影响。在处理受贿犯罪案件时,如何认定为他人谋取利益,我认为大概应从这些方面把握:

1、受贿人实施了为请托人谋利的行为。

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之便,非法收受他人财物并且实施了为他人谋取利益的行为。在斡旋受贿罪中,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自己的职权和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向有关国家工作人员打过招呼,通融过等。不管结果如何,也就是不论请托人的目的是否达到,只要受贿的国家工作人员实施了有利于请托人的行为(作为、不作为),就应认定其为请托人谋取了利益。

2、请托人通过受贿人的职务或职权、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获取了利益(包括非法利益)。

已经确认请托人因给有关国家工作人员行贿而取得好处,则可查明这些好处取得的权力运作过程,即可得知该受贿的国家工作人员是否在为请托人谋取利益的过程中发挥了作用。

3、请托人有明确的意图表示。

我国刑法关于受贿罪的规定,既不要求受贿的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之便为请托人谋取到利益,也不要求该国家工作人员一定要利用职务之便实施为请托人谋取利益的行为。只要该国家工作人员默许利用职务之便为请托人谋取利益,其行为就具备受贿罪主客观要件的犯罪构成。无论是自己当面陈述,还是托人转告,只要向受贿人说明了其意图,不管该国家工作人员有没有答应,甚至客套推辞,但只要非法收受了请托人的财物,就应该认定该国家工作人员默认利用其职务之便为请托人谋取利益。

4、承诺利用职务之便为他人谋取利益。这种情况多发生在熟人或受熟人之托,答应办所请托之事,而在办事的过程中或事后非法收受了他人财物。承诺的方式有明示有暗示。只要没有拒绝请托,没有拒收请托人的财物,就应视为是对“为他人谋取利益”的一种承诺。有的当着别人的面对请托严辞拒绝,对请托人的财物客套推辞,但私下却收受请托人的财物,也应视为是一种承诺

5、接受“感情投资”应视为对不确定请托事由的承诺。现实生活中国家工作人员傍大款者已不少见,此种现象也不时见之于报端。大款们的感情投资,不求近利,意在长期经营,把国家工作人员牢牢掌握在他们手中,成为他们的奴仆,为他们服务。这种投资的目的是要获得更大的利益,具有更大的社会危害性和危险性。有的国家工作人员明知这是“感情投资”但经不起诱惑,仍接受这种投资,接受“感情投资”就许诺了在需要时为其谋利。这种许诺的事项内容虽不具体,不确定,但并不虚无,为其谋取利益是确信无疑的。因此,应视为这是一种不确定的承诺,予以认定处罚,以确保国家工作人员职务的廉洁性,维护国家机关的正常活动。

二、受贿罪客观要件的完善问题

我国的受贿罪规定在收受他人贿赂这一情形中,必须有“为他人谋取利益”这一要件,不仅在司法实践中难以界定,而且该要件给受贿罪认定带来诸多烦扰,建议刑法将其删除。在受贿罪中,是否谋取利益可以作为量刑的情节,但却不宜作为定罪的依据。因为谋取利益不能决定行为性质,社会危害性才是犯罪的本质特征。而当受贿人利用职务便利,收受他人贿赂时,而没有为他人谋取利益就不符合受贿罪的客观要件而得不到处罚。这必将产生放纵犯罪的现象,也不利于打击腐败行为。建议刑法修订时在收受他人贿赂这一情形中删除“为他人谋取利益”这一要件,以便于更好的为司法服务。



参考文献:

1孙谦:《国家工作人员职务犯罪研究》,法律出版社1998年版,第91页。
  2杨兴国:《贪污贿赂罪法律与司法解释应用问题解疑》,中国检察出版社2002年版,第185-189页。
  3陈正云、文盛堂:《贪污贿赂犯罪认定与侦查实务》,中国检察出版社2002年版,第64页

4钊作俊:《受贿罪的本质及其要件》,载《甘肃政法成人教育学院学报》2002年第12期,第79页。
  5[日]大冢仁:《刑法概说》,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3年版,第590页。
  6马克昌:《刑法理论探索》,法律出版社1995年版,第255页。





来源:本站   编辑:超级管理员
文章评论
正在加载,请等待……
用户昵称:
联系电话:
电子邮箱:
评论主题:
评论内容:
   

版权所有 安徽吴楚律师事务所 Copyright @ 2013-2014
联系电话:0555-4312184  传 真:0555-4312184  地 址:含山县人民法院西侧  技术支持:希望科技